© 深蓝未成海。
Powered by LOFTER

【鹤一期】黑道少主与圣诞老人的新年晚宴

*鹤一期



夜晚


一期一振如往日一般疲惫地走进房间,放下书包,把自己扔进了沙发,转头果不其然地看见一个千纸鹤,那个千纸鹤长着一双腿,对,一双腿,想着它这几日来千奇百怪的动作,嘴角还是忍不住勾起,他轻轻拿起它,慢慢拆开,上面写着一句话,“即将新年之日再遇~”后面还有个圣诞老人的小人。

“噗。”终于还是笑了,他皱得极深的眉终于松开,有些泛红的眼眯了起来,缓缓把千纸鹤恢复原样,走到办公桌前拉开最下面锁着的抽屉。

整整六个千纸鹤以各自奇异的形态站在抽屉里,他合上抽屉锁上。

还未等他起身,门外传出了,“少主,老爷叫您过去,咖啡是否等您回来再上?”

“嗯,辛苦你了。”他礼貌周全地回答,站起身开门走出房间。

依旧是昏暗的房间,熟悉的气息充斥着他的整个鼻腔,侵入脑内。

“父亲。”他慢慢低头,压抑着自己强烈排斥的心绪。

“嗯⋯⋯你来了,快到新年了,我们要办一场新年晚宴,交给你了。”男人仿佛感觉他的情绪波动,剪短地下了命令后不发一言。

“是。”他恭敬地应答,躬身离开。

他合上大门,对门口的管家说:“召集大家半小时后集合,开会。”

“是。”管家快速转身下达命令。

半小时后

一期一振坐在中央的位子上,温和地开口,“还有两日便是新年,我们将要举行新年晚宴,父亲交与我全权负责,请大家听从我的命令。”

一个脸上划有巨大疤痕地男人,“哼”了一声,翘起二郎腿,他身旁戴着眼镜的英俊男人面无表情地开口,“佐藤,不得对少主无理。”

而名为佐藤的男人,“啧”了一声后不再发一言,一期一振看了一眼他,不怒自威,“如有不满可向我提出,我随时恭候。”

他闭着眼等了一会儿,“既然没有异议,接下来我安排各位的工作。”

当他再次回到房间时,已是凌晨,他站在阳台的扶手旁,抬头看着还未消逝的月,想起那人满月般的眼,“希望我不会再见到你。”

终于到了晚宴那一天,一期一振早已穿戴整齐,将头发捋起一边,露出半截光滑的额头,天蓝的领带、深灰的衬衫和深蓝的西装衬出他洁白的皮肤,挺直的鼻,轻轻翘起的唇,眼角弯出了一个迷人的弧度,每个入场的人都情不自禁地失神。

“欢迎你们来参加我组的新年晚宴,祝你们玩得开心。”

在迎接完所有应邀人,他呼出一口气,命人合上大门,转身等待父亲的出场。

“欢迎各位,接下来有请我们的老爷出场。”

他的父亲慢步走下楼梯,健步如飞地走上台,“感谢各位这次的光临,⋯⋯⋯⋯请各位享受音乐与美食,祝你们有个美好的夜晚。”

掌声过后响起优美的音乐。

一期一振彬彬有礼地应酬着。

眼光看到父亲对他招手,礼貌低头表示歉意后放下酒,向他父亲走去,可是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形,让他疑惑到底是谁,可明明自己应该记得所有应邀人,却唯独不认识那人,他心中再次冒起了疑惑与不详的预感。

“父亲。”

“一期,这是圣诞⋯⋯老人的boss。”他停顿了一下后说完,眼里有一丝欣赏与奇异。

“圣诞老人?”一期一振惊异地听到这个名字以及眼前这个再熟悉不过的脸。

“我不是说过会再见的吗?”鹤丸国永偷偷在别人不注意的时候对他眨了一下眼。

“你招待他,我有些累了。”

一期一振在他父亲走后,轻移脚步,将自己的脸转向黑暗,面无表情地说:“你来干什么。”明明是问句却是肯定的语气。

“来见你啊~”鹤丸国永看见他的表情笑得更开心了。

“既然父亲命我‘好好’招待你,我一定会做到。”一期一振扬起一枚王子般璀璨的笑容。

在黑暗中他的双眼发亮,鹤丸国永不但不害怕还兴奋地颤抖,“好!”

一期一振招来侍者端起一杯递给他,拿起一杯饮了一口。

“一九七八年产的罗曼内·康蒂·拉塔西(Domaine de la Romanée-Conti,La Tâche1978)世界顶级红酒,真是惊喜。”鹤丸国永就算品尝着这极品,眼睛还是光明正大地直直盯着一期一振。

而一期一振虽然被他的眼神盯得发毛,却装作无视地淡定品酒。

“嗯⋯⋯为了感谢你给了我这么好的惊喜,我也要回礼啊。”鹤丸国永嘴角再次挂上狡黠的笑容。

他招呼自己手下去拿东西,自己走向舞台,取过自己的小提琴,拉奏起来⋯⋯

那是莫名的歌曲,没人知道它叫什么名字,带来了一种奇异的感受⋯⋯

(我不懂音乐,不敢多写丢脸,捂脸。)

奏完后额头上有着薄薄一层汗一脸欢畅淋漓地靠近一期一振,“这是我自创的曲子,怎么样?”

一期一振一晃神,感受到周围人惊异或者是羡慕的眼神,“谢谢您的礼物,父亲一定会很高兴的。”他笑着把眼前人暧昧的话语打太极推给了父亲。

鹤丸国永轻微地沮丧了,不过又窃喜着刚刚一瞬间一期一振露出的破绽。

“我有点热,陪我去花园走走~”他自然地想牵起一期一振的手,被一期一振巧妙地躲开,两人走向花园。

花园

鹤丸国永歪头看着安静的一期一振,他沐浴在月光中,没有任何表情,没有情绪波动,仿佛不存在这里,只是一个空壳。

他心像是被揪扯了一下,开口打破一期一振的表象,“草(一)莓(期)君~”

明明叫的是自己的名字,却有种被叫成其他的感觉,一期一振皱着眉转头看他。

鹤丸国永笑嘻嘻地贴上,顺其自然地吻了上去,一期一振仍旧没有反应,只是没有反抗。

鹤丸国永因为他并未反抗而猖狂起来,双手穿过外套抚上他被腰带攥紧的腰,轻轻磨蹭。

一期一振仿佛是被魅惑了,怕自己被他吻得没力气站着,靠近他由他支撑。

两人换了一口又一口的气,双唇红肿,都未放开。

松开时,两人唇间拉出了一条银丝,“你可知道,惹上我的代价?”

“鹤可是钟情的,一生只此一人。”

一期一振终是柔了目光,仍由眼前人闯入自己的世界。

小剧场:

“你怎么想到做圣诞老人靠近那个一期一振的?”烛台切翻炒着菜问着旁边偷吃的鹤丸国永。

“染上红色的我更像鹤不是吗!而且圣诞老人这种给人带来惊喜的职业很适合我~”他往嘴里塞着菜还不忘给菜里加料。

烛台切一掌打掉他的手,“一点都不帅气。”

鹤丸国永乖乖收回手,心里想着:我才不会和你说染上红色的他更好看。


评论
热度 ( 19 )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