© 深蓝未成海。
Powered by LOFTER

【鹤一期】当黑道少主遇到圣诞老人

*鹤一期

平安夜快乐~~~~~

设定:

一期一振出生于从黑道组织起步,在黑白两道都具有一定地位的家庭,家庭成员是他,他爸,还有一群弟弟,几乎每个弟弟的母亲都不一样(因为发色瞳色几乎都不一样,前田平野一个妈,骨喰鲶尾一个妈),但是他们的母亲都几乎被灭口了,一期看着他们一个个长大,所以很有感情,并且想要他们脱离自己曾经历的黑暗,所以在策划谋反。

鹤丸国永是个圣诞老人,嗯,你没看错,圣诞老人。身份:迷。也许是某个组织老大。

不要问我这个标题是什么鬼,我也不知道是什么鬼。





平安夜。




阳光正好。



一位稀有蓝发和蜜色双眼的清隽男子从一桩豪华大厦中走出,他端丽的面容挂着游刃有余的笑容,旁人还来不及再看一眼,他就已经拎着书包上了车,离开。

他放下书包,端正地坐着,抿了抿嘴,有些疲惫地揉着太阳穴。

“少主,辛苦了。”司机轻轻捏碎窃听器,换了一个一模一样的,然后目不直视地驾驶着。

“嗯?山下,今天是你啊。”他闭着眼睛,“让1号加快速度,但是别被父亲发现,其余人不动。”

“是。”司机面无表情地回答。

“到了叫我。”男子轻轻靠在背后的软垫上。

窗外的景色在迅速地倒退,但一点都无法影响到闭目养神的男子,他仿若下一秒就会立刻睁眼,却又安定地靠着。


“少主,到了。”司机毫无波动地提醒。

男子睁开双眼,眼中的疲惫不再,温润的面容再次挂上笑容,拿起书包,下车。

车旁是建设华美的喷泉,水花在阳光下折射出了彩虹般的五彩光芒,宽大的马路旁是一大片嫩绿新鲜的植物,在训练有素的园艺师手下成就一个个奇特美丽的形状,男子慢慢走着,两旁训练有素的仆人整齐划一地:“欢迎回来,少主。”

男子沉默地笑着步履缓慢踏入如欧洲宫殿的建筑物内,一进门将书包递给早已准备在旁的仆人。

“少主,老爷叫您。”一位穿着燕尾服的老者弯腰低头恭敬地传达命令。

“我知道了。”男子点头应道,然后熟练地走向那个他一直不想进入的房间,面对那个可怕的男人。

他站在房间门口停顿了一会儿,伸手轻轻打开门,有些昏暗的房间内,沙发上坐着一个男人,他浑身散发着压迫的气势,端起高脚杯喝了一口红酒后,“你来了,一期。”

“是的,父亲。”一期一振微低着头,并不愿看到这个男子,面无表情。

男人沉默地咽下一口红酒,“公司如何?”

“一切都在计划中。”一期一振毕恭毕敬地回答。

“你是我最自满的儿子,总不会让我失望,而骨喰、鲶尾和鸣狐在执行任务,乱和厚仍在接受训练,倒是药研在化学和医药方面的天分令我惊讶。”

“呵呵,最有趣的是平野,小小年纪已经有了暗杀的天赋。”

他微微晃着杯中浓稠如血的红酒,“不愧是我的儿子。”

一期一振慢慢攥紧双手,眼中闪烁着疼惜的光芒,下一秒又松开,平静地回应,“是的,父亲。”

“下去吧。”男人拨弄着桌上的棋子。

“是。”一期一振优雅地鞠了一躬,轻声地抬步合上有些沉重的门。



他出了房后,想去看看弟弟们,可是一想到,如果自己现在去的话,会打扰他们休息,说不定会强撑着欢迎自己。

一期一振面上毫无情绪波动,可是内心却萦绕着一股沮丧,悄悄地将早已准备好的礼物分别放在他们的门口,一边遗憾着无法和他们一起庆祝。

然后轻手轻脚地离开回到自己的房间。

踩上厚重柔软的地毯,弯腰坐上单人沙发,一只手搁在扶手上撑着额头,另一只手放松地放在膝盖上,大脑在迅速运转着思考计划。

柔顺的蓝色发丝缓缓垂下掩住一期一振半眯着的双眼,明明房内没有一丝光亮,透明玻璃外的月光温柔地铺洒在他的身上,给他盖上一层薄纱。


黑暗中的那个人惊叹着他的俊秀面容和精瘦的身材。


突然传来敲门声。“少主。”有些低沉的男声从门背后传入一期一振耳里。

“请进。”一期一振中断了自己的思考,端正身姿,双手交叠。

门外那人轻巧地开门,端着一杯蓝山咖啡走入,靠近一期一振。

只是一眨眼的时间,那人就已经贴近一期一振,一手平稳地端着咖啡,一手抚上他的脸颊。

而一期一振一手抚着咖啡盘,一手早已取出匕首抵在他脖颈的大动脉上。

“你是谁?”一期一振明明温暖无比的双眼中射出了寒光,直射那人的瞳孔。

那人戏谑地咧嘴笑着,“不愧是黑道少主,一期一振啊,你真有趣。”他有些挑衅地磨蹭着一期一振脸颊上的皮肤,“这皮肤细嫩得真让我惊讶。”

一期一振毫无所动地仍由他摸,但是他皮肤上已冒出了血丝,重复道,“你是谁?”

“哎呀哎呀,真恐怖。”他巧妙地躲开了一期一振的匕首,后退站稳,咖啡一滴未漏。

一期一振有些讶异地挑眉:”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。“

”我?我是圣诞老人!“他一把撕开脸上的面具,一头半长的银发披散而出,一双如满月的眼,饶有趣味地看着一期一振的反应,发现他仍旧没反应,撇了撇嘴,取出几张圣诞贺卡准确地飞入他手中。

一期一振一张一张捡起看。

”希望一期尼可以找到另一半!——乱“

”圣诞老人,请让一期尼幸福!——厚“

”愿能够有人减轻一期尼的负担。——药研“

”因为,因为我最喜欢一期尼了,所以想要他开心。——五虎退“

……

看完这些,即使从小经历严厉训练未流一滴泪水的他眼眶也有些微微湿润,”这可真是,最好的圣诞礼物。虽然不知道你是谁,但谢谢你给我带来这些,你可以走了。“

”利用完了就走?这可不是好习惯呀。“鹤丸国永啧啧摇头,”我是来实现这些小家伙们的愿望的。“

一期一振心中浮起了不祥的预感,紧握着贺卡刚准备起身,就被眼前得人双手撑着困在沙发中,由于双手拿着贺卡无法及时取出匕首,只能眼睁睁看着他靠近。

自知失去了主导权,“抓住了弱点来暗杀我的?”一期一振索性放松了姿态提问。

“这时候还能保持冷静,你真让我惊讶。”鹤丸国永开心地笑出了声,“我决定了。”

已经没有机会反抗的一期一振闭上眼准备接受死亡,可是等来的却是唇上的触碰,原本只是浅尝而止,可鹤丸国永越来越不满足于这轻柔的接触,轻咬了他的嘴唇,乘他吃痛张嘴时,有些狂热地席卷而入。

而一期一振从未经受过这些,麻木地接受着他,脑中已混乱地无法思考。

“多谢款待。”鹤丸国永伸出舌头舔了舔红润的嘴唇。

被他的声音突然唤醒,一期一振因之前的呼吸不畅以及恼怒脸上浮起了些许红晕,平复气息,“这就是你想要的?现在你可以走了吧。”

“真是绝景。不过这还不够哦,”鹤丸国永看着一期一振因自己的行为而打破面具的真实面孔,看了看表,“可惜时间到了,我还会再来的~再见~”

明明是那么耀眼的人,却可以一下子隐去气息离开房间,真是可怕。

一期一振掏出手帕擦着自己的嘴唇,解开领口的纽扣,感觉到背后的冷汗以及口中的不适,果断地起身把咖啡倒掉洗漱。


心中只有一个想法,应该加强别墅的监视和人手,我不想再见到这人。



而此时坐在车内的鹤丸国永,雪白的手指不断磨蹭着自己的嘴唇,大俱利伽罗转头看了一眼,“发什么春。”

“啊,俱利酱吐槽我了。”鹤丸国永回过神惊讶道,惹得大俱利伽罗再次回头瞪眼。

烛台切光忠看着鹤丸国永,“你应该收敛一点了。”

“好吧好吧,今天真是充满惊喜的一天!”鹤丸国永抑制不住自己的兴奋喜悦,“真该感谢小家伙们,给我带来的草——莓——君。”


在房间内洗澡的一期一振打了个喷嚏。


评论 ( 2 )
热度 ( 33 )
TOP